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最新公告
小德兰爱心书屋最新公告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至今让我难忘。梦中,我看到一本打开的用石头做的书,我用舌头去舔它,觉得有一种甜味,我就更用力去舔,最后从这本书里流出活水来了。从那以后,一种想要了解、学习的迫切渴求在我心里扩展开来,我燃起的强烈的愿望要在真道上长进。   我爱上了灵修书籍,我感觉好像是主亲自为我挑选那些有益精神修养的读物,主不喜悦我看那些世面流行的书籍,因为只要我一看到那些他不喜欢我看的书,我就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主保守我,那样细心地防护着我,从那以后我从未读过一本不良的书籍。   善良的书使人向善,这些圣人的作品,渐渐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读这些圣书时,我思潮汹涌起伏,欣喜不能自已。书中谈到这些圣人们如何在与主的交往中得到灵命的更新,德行的馨香如何上达天庭。啊,在这世上曾住过那么多热心的圣人,为了传播福音,他们告别亲人,舍下了他们手中的一切,轻快地踏上了异国他乡,到没有人知道真神的世界里去。啊,若不是主的引领,我可能到死还不认识他们呢!   我的心灵从主给我的这些圣人的言行中选取了最美的色彩;当他们的一生在我面前展开时,我是多么的惊奇、兴奋啊!当我读到他们为主而受人逼迫、凌辱,为将福音广传而被人追杀时,我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祈祷,我哭着,为自已的同胞带给他们的苦难而哀号。我一遍遍地重读那一行行被我的斑斑泪痕弄得模糊不清的字句,那些被主的爱火所燃烧而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我多么爱你们啊!我心中流淌着多少感激的泪水。   他们受苦却觉得喜乐,因为他们爱主,他们感到能为主受一点苦是多么喜乐的事。他们受苦时仍在唱着感谢的歌,因他们无法不称颂主,因主使他们的心灵洋溢了快乐;他们激发了我内心神圣的热情,在我的心灵深处燃烧起一股无法扑灭的火焰,他们那强有力的言行激励我向前。   我一面读,一面想过着他们这样圣善的生活,也立志不在这虚幻的尘世中寻求安慰。我一读就是几个钟头,累了就望着书上的圣像沉思默想。啊,当我想到我有一天还要见到他们,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伴随在他们的身边,和他们一起赞颂吾主,想到那使我欣喜欢乐的甜蜜的相会,这世界对于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从这些书籍里,我认识了许多爱主的人,他们使我更亲近主,帮助我更深的认识主,爱主。这些曾经生活在人间的圣人圣女,内心隐藏着来自天上光照的各种宝藏,听他们对悦主的甜蜜喁语,我也陶醉了。主藉着这些书籍慢慢地培养我的心灵,当我看到这些圣德芬芳的圣人再看看满身污秽的我,我失望过,沮丧过,哭泣过,和主呕气过,甚至埋怨天主不用祂的全能让我立刻成圣。但是主让我明白,灵命的成长需要时间,成长是渐进的,农民等待稻谷的长成需要整个季节,才能品尝丰收的喜悦,我也要有谦卑受教的态度才能接受主的话语,要让这些圣言成为血肉(果实),是需要时间的。   从网上我读到许多有益心灵的书。当我首次读到盖恩夫人的传记时,清泪沾腮,她的经历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我接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恩宠,使我认识了十字架是生命的真正之路。读圣女小德兰的传记时,我又有别一种感受,我看到了一个与我眼所见的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没有争吵,没有仇恨,没有岐视,那是主自己在人的心里建造的爱的天堂。还有圣女大德兰的自传,在这位圣女的感召下,我初领了圣体,从圣体中获得无量恩宠。这些书引我向往那超性的境界,向往那浑然忘我的境界,从此无益的书一概不看了。我一遍遍地重温这些我喜欢的书籍,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书中那些难忘的情景,我和他们谈心,告诉他们我愿意效法他们,心里多么渴望能像他们那样爱主。   我因此而认识了许许多多圣人,这些圣人中有许多也曾是罪人,使我也能向他们敞开心门。我一会儿求这个圣人为我转祷,一会儿求那个圣人为我祈求圣宠,这些圣人使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想,既然他们真心爱天主,那么他们也会真心爱我。现在他们和天主如此接近,当世人向他们祈求时,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将我的祈祷告诉天主的。就这样,他们和我共享生活的体验,不断地把上天仁爱的芬芳散播给我,他们的友谊使我的欢乐加倍,痛苦减半;他们已走过死阴的幽谷,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明辨、通达、智慧、勇敢、诚实、快乐、圣洁等等美德。他们的言行是滋润我心田的美酒。   这些书使我专注于天上的事理,我的很多不良嗜好因此不知不觉地放弃了。我的信德一天一天长大,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都有天使记录;我也深信人有灵魂,信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家;也相信圣人们都在天上为我祈祷,我并不是孤军奋战;我是生活在一个由天上地下千千万万奉耶稣的名而组成的家庭里,我庆幸自己因了主的恩宠能生活在这个大家庭慈爱的怀抱里;我也渴望所有的人都能进入光明天家,和圣人们一起赞美天主于无穷世!   小德兰爱心书屋启源于一个美好的梦。小德兰希望所有圣书的作者和译者都能向主敞开心门,为圣书广传而不记个人的私利;愿天主赐福小德兰;赐福所有传扬主名的网站;赐福所有来看圣书的人;也求主扩张人的心界,使小德兰能将更多更好的书藉,献给喜欢读圣书的人!从2014年12月18日开始我们使用新域名(xiaodelan.love),原域名被他人办理开通,请您更改您网站或博客上的链接,谢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德兰书屋】   
网友佳作Top 10
·假如这是最后一天
·在路上(图文并茂)1
·心灵平安就是福
·美丽的早祷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
·谦卑的侍奉
·献给主的赞歌
·有关素食的话题
·献给耶稣
·献给简单的善行的赞歌
网友佳作最新更新
·真假露济亚,梵蒂冈到底有没有替换
·《耶稣受难记》导演,梅尔.吉布森
·布格尼尼档案:颠覆教会的案例研究
·瓜达卢佩圣母玛利亚给神父的重要讯
·维加诺大主教声明,他与天主教会没
·请为维加诺大主教祈祷,他成了一台
·无论我到世界上的何地,使我最悲伤
·知错就改:我们下架了 法蒂玛见证(
·1959年法蒂玛第三秘密揭露:世界变
·长达五年的长跑,不分白天黑夜的翻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邪恶的奥秘:本笃十六世的辞职与世界末日
邪恶的奥秘:本笃十六世的辞职与世界末日
来源:基督教文化学刊JSCC 浏览次数:447 更新时间:2023-11-5 22:31:31
 
 


乔治阿甘本,意大利当代著名哲学家、政治思想家现居于罗马及威尼斯。阿甘本继承了意大利文人从文艺复兴以来百科全书式的学问样式,将二十世纪欧洲哲学大师们的思想遗产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整合在自己的哲学之中,堪称是当今欧洲在世的最有独创性又最有综合性的哲学家。

 

摘 要

 

乔治·阿甘本的新书《恶的秘密——本笃十六与时间的终结》,重新评估了本笃十六世的“放弃大位”(Gran Rifiuto)的典范意义,并在一个适合他的神学和教会学背景下,对我们社会的两个原则,即”正当性”和”合法性”提出质疑。根据阿甘本的分析,圣保禄的“邪恶的奥秘”并不是一出黑暗的神学戏剧,它扣住了时间的尽头,或麻痹了每一个行动,用一个神秘和模糊的幌子遮盖了每一个行动。相反,它是一部历史剧,在这部剧中,最后的一天与现在相吻合,每个人都被要求毫无保留地尽到他/她的职责。作者敏锐地揭示了本笃十六世神学背后提科纽斯的“教会的双重身体理论”的痕迹,为我们的时代提供了新的末世论之光。

 

用这几页纸的篇幅,我们将试着在神学和教会学这个再恰当不过的语境下来理解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决定。不过,我们须将这一决定看作一种典范,方能从中得出一种针对我们生活其中的民主政治情境的分析。事实上,我们都已相信,本笃十六世的放弃大位,所证明的非但不是怯懦(根据一种远远谈不上可靠的注解传统,教宗塞莱斯廷五世曾在但丁笔下被斥为怯懦,反倒是一种在今日具有典范意义和价值的勇气。教宗所自道的逊位理由,固然有一部分是真切的,却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一种在教会史上极为特别的姿态。这一姿态份量极重,如果我们还记得,2009428日,正是在塞莱斯廷五世葬于拉奎拉的墓前,本笃十六世解下了在他受职之日所领受的教宗肩带,将其铺于棺上。这证明辞职的决定是经过熟虑的。而塞莱斯廷五世在自释其逊职理由时,使用的词句与本笃十六世几乎如出一辙,他谈到身体的虚弱(本笃十六世则说是由于身体精力的衰颓以及个人的羸弱;然而,古代文献已经告诉我们,真正的理由应当在教宗对于“教廷内部卖官鬻权等事的嫌恶中寻找。为什么这个决定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是典范性的?因为它有力地唤起了我们对两种伦理政治原则的注意,而我们的社会似已对它们之间的区别懵然无知。此即:正统性与合法性。如果说,煎熬着我们社会的危机是如此之深重,这是因为,它不仅未能质问各种制度的合法性,更未能质问其正统性;如同人们时常重复的那样,有待质问的,不仅仅在于施行权力的规则与模式,更在于那种为其奠基、赋予其正统性的原则本身。当今的各种权力、各项制度丧失其正统性,并不是因为它们堕入了非法之地;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如今非法之事弥漫天下,正是因为权力已将其正统性遗忘殆尽。所以说,有人相信仅凭法律上的运作(这当然是必要的)便能应对我们的社会危机,这种想法是徒劳的:一场已经关系到正统性的危机,不可能在法律层面上得到解决。妄图为一切事物立法的权利已臃肿不堪,形式合法性的枝蔓丛生,反而暴露出它已丧失了一切实质意义的正统性。现代性试图借助实证法让合法性与正统性重合在一起,以确立权力的正统性,这种努力并不充分,恰如我们的民主制度所示,它已进入一个不可遏止的衰落过程。只有这两种原则(在我们的传统中,它们又称为自然法和实证法,灵性权力和暂时权力,或如古罗马所称的权威和权能双双得到呈现,各自发挥作用时,社会的体制才可能存活下去。

 

按照某种传统的说法(这种传统定义了所谓反动思想),正统性乃是一种层级较高的实体原则,相形之下,法律、政治上的合法性,则只能是一种短暂现象或是前者的效果。每当我们呼吁要在合法性与正统性之间做出区分时,就必须明确指出,我们并不认同这种看法。相反,我们所理解的正统性与合法性,乃是一部统一的政治机器的两个部分,不仅一方不应压倒另一方,它们更应以某种方式保持各自的运转,好让政治机器能够发挥作用。比方说,教会号称拥有灵性权力,而帝国的时间权力仅仅是其从属,如同欧洲曾发生的那样,又如在20世纪威权主义国家中,正统性将合法性甩在一边,于是政治机器陷入空转,其后果往往是致命的;另一方面,又如在现代民主国家中,人民主权的正统原则被简化为只剩选举的那一刻,进而消解在那些早有预定的法律程序规则之中,正统性有消融在合法性之中的危险,政治机器一样停摆了。因此,本笃十六世的姿态,对于我们来说,显得如此重要。这个人,曾贵为一个自诩为最古老机构的头领,拥有一个饱含正统性的头衔,却以其独特的姿态,放弃了它,也重新质问了它的意义。在一个已经彻底遗忘了其正统性,顽固地追求经济理性及暂时权力的教会面前,本笃十六世决定以一种对他而言尚为可能的方式,仅仅行使灵性权力,于是,他辞去了基督的牧职。如此一来,教会本身,从根基上就已成了问题。

如想对本笃十六世的姿态有一更深刻的理解,须将其还原到神学语境中,只有这样,才允许我们彻底评价其意义,尤其重要的,是还原教宗本人对于教会的理解。1956年,年方三旬的神学家约瑟夫·拉辛格在《奥古斯丁研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对提科纽斯〈规则之书〉中教会概念的思考》。

 

世纪下半叶在非洲活动的提科纽斯常被归类为多纳图派异端,实则是一位卓越的神学家,没有提科纽斯,奥古斯丁可能永远写不出他的扛鼎之作《论天主之城》。而提科纽斯的著作《规则之书》,是他唯一存世的作品,此外就只有《〈默示录〉评注》的一些片段流传)形式上是在讲解《圣经》的七条原则,实际上包含了一篇真正的教会学论文。

 

青年拉辛格主要关注的是书中第二条规则,题为《论主的二重身体》,与之呼应的是第七条规则,题为《论魔鬼及其身体》。拉辛格写道,“‘双重身体学说的本质内涵在于这样一个命题,即教会的身体有两个方面,两种面貌:一,一个罪恶,一个有福,二者构成的却是一个统一之身。这种二重性远远甚于在亚伯拉罕和雅各的子孙中所表现出的那种二重性,提科纽斯在《圣经》中找出一些段落,认为它们是这一命题的表达。他不仅说明了其中的二重性,更说明了它们如何结合在一个统一的身体中:《雅歌》(1:4)中的新娘说,既黑又白:这是基督唯一的新娘,她的身体即是教会的身体,既有左边,又有右边,在其自身之中,包含着多少罪,就包含着多少恩典。拉辛格强调了提科纽斯的立论与奥古斯丁的不同,不过后者却是从前者那里获得了启发,继而提出了一个杂糅了善与恶的教会概念。在提科纽斯那里,耶路撒冷与巴比伦之间并没有鲜明的对立,而这个对立在奥古斯丁那里却十分显著。耶路撒冷同时就是巴比伦,巴比伦包含在它自身之内。二者构成了同一座城,有(邪恶的)边,也有(正义的)边。提科纽斯并没有像奥古斯丁那样发展出一种关于两座城的学说,而是说一座城有两个方面。

 

根据拉辛格的看法,这样激进的命题将恶人的教会与义人的教会区分开来,却又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其结果是,直到最后的审判之前,教会既是基督的教会,同时又是敌基督的教会由此可以推出,敌基督乃属于教会,他在教会中、并与教会一道成长,直到最后的大决裂,敌基督才能决定性地显露出来。

以上的这个论点值得再作反思,这有助于我们领会拉辛格对提科纽斯的解读中所蕴含的隐意,即这位来自弗赖辛的青年神学家、未来的教宗对于教会的本质与命运的思考。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提科纽斯区分了由恶人(他们构成了撒旦的身躯)组成的黑暗的教会,和由基督的信徒所组成的正义的教会。在目前的情形下,教会的两种身体杂合在一起,难解难分,然而到了时间终结之际,它们便会分开:这发生于基督受难之日,自此以降,直到拦阻的教会被邪恶的秘密(misterium facinoris/恶者的剧变)所除去,如宗徒所说,一旦时候到了,就让那大不敬之人显露出来。

 

提科纽斯所引述的经文(如宗徒所说)正是拉辛格在谈到所谓大决裂时所暗指的那段经文:此即保禄《帖撒罗尼迦后书》中那个十分著名却又晦涩难懂的段落,它包含着对时间终结的预言(profezia)。在此,我们呈上尽可能忠实的译文:

世末主来尚有待  1弟兄们,至论我等主耶稣基利斯督的降来,及我们与他相会合的这事,我们求你们,2无论有什么先知话,有什么言论,有什么假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这就来到,你们不要被他们动摇,惊慌不安。3人无论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受他们的迷惑,因为那一日以前,必有反教背主的事,又有罪恶之人,丧亡之子,显露出来。4他反对基利斯督,高举自己在凡称为神,或一切受人敬拜的以上,至于坐在天主殿里,自以为天主。

假基利斯督出世  5当我在你们那里的时候,这些事,我都给你们说过,你们不记得么。6如今你们也知道是什么挡住他,(不叫他早来,)叫他到自己的时候才显出来。7可是那罪恶的隐谋,已经运行,但等那如今挡着他的,从中除去,8那时候,那罪恶之人,才显露出来。主耶稣将用自己口中的气,杀灭他,用自己降临的荣耀,破坏他。9他是靠着撒殚的能力而来,显各样的能干灵迹,及虚谎的异事。10又用各样罪恶的法子,煽惑那些丧亡的人。是因为他们不喜爱,不领受真理,叫自己可以得救。

 

(《圣保禄致德撒洛尼人二书》,21-10

 

经文讲到了时间的终结。而其到来又关系到两个人物,一为非法之人(或外法之人anomos),二为拦阻之人(或拦阻者),即延缓基督来临及世界终末的那个人。尽管保禄似乎并不晓得敌基督这个词,然而自爱任纽起(后来的伊波吕特,奥利金,德尔图良以及奥古斯丁也都如此),前文所说的非法之人便被认定为《若望一书》所说的敌基督。然而在教父那里,对于拦阻者却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认定:罗马帝国,或教会本身。前一种看法可追溯至哲罗姆,他认为宗徒保禄不愿公开指称罗马帝国,以免被当作意欲颠覆帝国而受迫害。后一种看法,如我们所见,则可以追溯至提科纽斯,他将教会(或者更确切说是教会中的黑暗部分)等同于敌基督。奥古斯丁在《天主之城》第十章似对提科纽斯意有所指,却不曾道出其名氏,他写到:另有一些人认为,宗徒所说的其实是教会中的那些恶人和伪善者,直至他们的人数多到足以构成敌基督一方的大部人马时。这或许就是罪的秘密,因为这事是隐秘的,他们还相信,福音书作者若望在其书信里谈到的也是此事……到若望所说的最后的时候,那些被若望称为敌基督的大批异端,便会从教会中出来,一旦时候已到,一切不属于基督、而属于最后的反基督的势力,便会从教会中出来,并就此显露。因此,提科纽斯认识到,两种教会、两种人的分离,会在末世时(il tempo escatologico)完成:因此,早在4世纪末,已经有一个学派认为,基督再临(parusia)之所以延迟,其原因实则在于罗马教会的内部,更准确讲,在于教会身体的二重品格。

前文第一种假说认定行使拦阻之权力的乃是罗马帝国,此种看法在20世纪一位重要的天主教法学家那里重获提出。这便是卡尔·施米特,他在关于拦阻者的教义中看到,唯有从基督教的视角着眼,才是理解历史的唯一可能。他写道:末世论会让人间万事陷于停滞,可日耳曼诸王又创下了基督教帝国的伟业,能在二者间搭起桥梁的,只能是对于一种拦阻着世界终末的力量的信念。至于前文第二种假说,在我们的时代也得到了一位不为教会所认可的真正的天才神学家的重提,他便是伊凡·伊里奇。按照他的看法,宗徒所说mysterium iniquitatis,意思不过是说corruptio optima pexima最好的如果变坏了,就是最坏的),即指教会的堕落变质。教会之成立,是因为它历来允诺着一个完美的社会,而这又为号称承载着人性的完全实现之责的现代国家树立了样板。其实,认为罗马教会才是拦阻者的学说,早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中的宗教大法官那里,就已获得了淋漓尽致的表达,伊里奇曾向我们转述这出奇文。这里,对于基督的二度来临,教会不仅仅是一种延缓的力量,更试图彻底驱逐再临的基督(宗教大法官对基督说:走吧,别再回来。)。

2009422日的公开见面中,即在他公开解下十字肩带放在塞莱斯廷五世之墓上的两个月前,本笃十六世在涉及今天我们如何理解教会的秘密时,重新搬出了提科纽斯。在说到安布罗修·奥特贝尔托时——此人是八世纪一位曾为《默示录》作注的神学家,受到提科纽斯《默示录注》的启发,本笃十六写道,提科纽斯在其为《默示录》所作的评注中,将如何反思教会的秘密视为头等大事。他已确信,教会是一个二重之身;一部分属于基督,另一部分却属于魔鬼。提科纽斯被称为大神学家,其论题得到罗马主教的认可,这自然是不可轻忽的。其重点不仅在于教会的二重身体这个论题本身;问题还在于,甚至首先在于,其末世论思想还牵扯到所谓的大决裂,即发生在时间终结时的,恶人与信徒之间、作为敌基督身躯的教会与作为基督身躯的教会之间的大分离。方才,我们试着将教宗的决定放在神学语境里来思考,而他是无可争议地属于这个语境的。在这一视角下,他的去职,不能不让人想到某种决裂,某种光明教会从黑暗教会中的分离;无论怎样,本笃十六知道,大决裂能且只能发生于基督再临之时,而作为拦阻者的一分为二的教会身体,其所注定要延缓的,也正是此事。

 

此时,一切都取决于人们如何解释末世论的主题,而这又不能脱开基督教历史哲学(甚或一切历史哲学都在本质上是基督教性质的),具体来讲,不能脱开保禄书信中那个段落的意义。我们都知道,如同特洛尔奇曾发现的那样,教会的末世论办事处早已关门歇业;而正是本笃十六的决定表明,在教会历史的表层之下,终末之事仍在行动。事实上,末世论并不像施米特认为的那样,意味着历史事件的停滞,不是说时间的终结让一切行动都归于无用。恰恰相反,只有当终末之事能够调节、指导人们对次于终末之事的行动时,其意义才是完整的。保禄总是将弥赛亚时间称为现在的时间,他不厌其烦地提醒、规劝帖撒罗尼迦人,不要因基督再临的迫近而心神扰动。宗徒真正在意的,不是末日,也不是时间的终结,而是终结的时间,即弥赛亚事件所一举造成的时间的内在转化,以及与之相应的信徒生命的转化。《帖撒罗尼迦后书》所谓的(邪恶的奥秘),并不是指某种超乎时间之上的隐奥,其唯一的意义,是为历史和拯救的经济设定一个终结:这是一种历史剧动,可以说,它在每一瞬间不歇地运作,人的命运如何,是拯救,还是毁灭,都成为了赌注。而为本笃十六世所熟知的提科纽斯《默示录评注》中有一个论题恰恰是说,默示录的预言并不是指时间的终结,而是指基督两次来临之间教会的状况,这个中间期,正是我们仍生活其中的历史时间。

在对教会身体两边的区分中,青年拉辛格所谈的大决裂并不是一个与当下相隔绝、被孤立地置于时间终结之际的未来历史事件:相反,它应当对每个基督徒——首当其冲是教宗——此时此际的行为有所指引。然而,被施米特等同为教会或国家的拦阻者,即那种遏止的权力,却既不能唤起、又不能延阻任何基督徒的历史行动。将本笃十六世的放弃大位放到恰如其分的语境中来看,这决不是对未来的末世分裂的推延:相反,它提醒我们,撕裂着教会二重之身的那种冲突如得不到解决,而被推延到时间的终结,那样的话,教会就不可能幸存下去。同正统性的问题一样,何为正义、何为不正义,这一问题亦不能被排除于教会的历史生命之外,相反,于每时每刻,它都应唤起教会对它在世界上所作每一决定的注意。如果对二重身体的现实熟视无睹,就像教会经常的那样,那么黑暗教会终会压倒光明教会,而末世论的剧动,也将失掉其全部意义。本笃十六世的决定,凭其全部的颠覆性力量,重新照亮了末世论的秘密;而只有以这种方式,已经在时间中迷失了的教会,才能重新发现其与时间之终结的正确关联。教会中存在两种因素,其冲突无法调解,却又紧密地纠缠着:一为经济,一为末世论;前者为尘世、暂时性的因素,后者则与世界与时间的终结保持着关联。一旦末世论的因素隐蚀不见,尘世的经济就会变成真正的无限,漫无边际、盲无目的。其悖论在于,从末世论的角度来看,教会应当弃绝世界,但它又不能这样做,因为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教会是属于世界的,弃绝世界,不可能不先弃绝其自身。而决定性的危机正在于此:这种勇气——这似乎是本笃十六世所传达的信息的最后意义——不过是一种保持在与自身终结的关联之中的能力而已。

我们试着在对本笃十六世来说再恰当不过的神学和教会学的语境中,对其姿态的典范意义做出了解释。而这种姿态之所以引人注意,一定不仅仅是因为它涉及到某个教会内部的问题,更大程度上,是因为这将允许我们聚焦于一个真正政治性的主题,即正义的问题,和正统性的问题一样,它亦不能被排除在我们的社会实践之外。我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政治社会的身体,同教会的身体一样(甚至更为严重),已经一分为二,杂糅着恶与善,罪行与诚实,不义与正义。然而,在现代民主的实践中,这却并不是一个政治性、实质性的问题,反而是司法和程序的问题。和正统性遇到的问题一样,此处,正义问题在设立禁令并实施惩罚的法规层面一扫而清,接着,只需明白一件事:社会身体正经历着日益深刻的二重化。从如今占支配地位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视角来看,自治市场已取代正义成为了范例,凭着一套全然技术性的准则,它便自以为能够治理一个愈发不可治理的社会。然而,一个社会想要运转下去,就要求正义(对应于教会中的末世论)不仅仅停留为纯粹的理念,而在法律和经济面前软弱无力,相反,正义应当寻求一种政治上的表达,形成足够强大的力量,以制衡那种将那些彼此协调、却从根本上完全异质的诸多原则挤压到单一的技术-经济层面的扁平化趋势。这些原则包括正统性与合法性、灵性权力与时间权力、权威与权能、正义与法律,它们构成了欧洲文化最可宝贵的遗产。(译者:赵倞)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